樟树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电竞

刚打下老山主攻团副团长就被战友缴械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21:42:58

本世界纯属非虚构

左二为向坤山

刚打下老山主攻团副团长就被战友缴械

28年后,向坤山第一次重返这片伤心地,南疆战友葬身血腥山谷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。

《冷暖人生:血腥谷》完整视频

1979年至1989年,中越两国之间,爆发了长达10年的边境冲突。位于中越边境的老山,因其重要的地缘和战略优势,是两军争夺最为激烈的一座山峰。10年间,老山之上冲突不断。

1984年4月28日凌晨,中国边防部队突然对老山主峰的越军阵地发起进攻,不到6个小时,就占领了老山主峰。消息一出,举国欢庆。在那个人人争相入伍,保家卫国的年代,“老山主攻团”一时间成了全国人民心中的大英雄、大功臣。

然而鲜少为人所知的是,这场振奋全国的战斗胜利仅两天后,老山主攻团副团长向坤山即被缴械。

“师政治委员和保卫科长把我从前线带到师部,师政委说你这个枪怎么办啊?”

陈晓楠:要缴你的枪?

“对。收我的枪就意味着我有问题。我的警卫员当时就把冲锋枪端平了,说这是什么意思?打仗的时候你们干什么去了。这仗还没有结束,我们还在防御的时候,你就要带走我们的副团长!”

刚打下老山主攻团副团长就被战友缴械

向坤山

向坤山曾在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,参与了著名的“全歼孟康守敌”一战,立下赫赫战功。1984年的老山战役,向坤山更是亲率一营穿插到敌后,配合正面进攻的二营、三营成功拿下老山主峰。然而仅仅两天后,1984年4月30日,正在指挥战后防御的他,突然被从老山前线召回,当即隔离审查,理由是—— “贪生怕死”。

“给我放在一个民房里面,就是一间屋,一个光床板,一个士兵,持着枪,站着岗。那个小鬼说副团长,对不起了,这是首长安排的。”

两天之内,从战斗英雄到“贪生怕死”的囚犯。向坤山知道,这一切都源于战前那“400米”和“两个小时”的生命赌注。

“400米”

1979年至1984年5年间,越军向老山所在的麻栗坡一带,开炮690多次,发射炮弹2.8万余发,打死打伤中国边民300多人。1984年初,云南边防部队接到命令,对老山上的各越军阵地实施“拔点”作战,“收复老山”。

“老山战役”的首个任务就是拿下老山主峰。为此,昆明军区成立了一支主攻团,时任军部作训处副团职参谋的向坤山,被任命为老山主攻团的副团长。

作战会议上,军长亲自坐镇,昆明军区的各大领导悉数到场,布置作战任务——由副团长向坤山率一营提前穿插,秘密潜伏至越军后方,配合从正面主攻的二营、三营,向老山主峰发起攻势。

刚打下老山主攻团副团长就被战友缴械

作战路线

“军长提出来,为了什么出其不意,打敌人措手不及,他的意见是把原定的不到两公里的穿插路线,向上再提高400米。”

陈晓楠:“提高400米对于你们意味着什么?”

“它是没有道路,都是原始森林。地图上距离看起来没多远。提高了这400米,涉及到要翻四个箐沟,一上一下,把它一拉长,加上原定的路线,我现在准确的说是7.5公里。”

老山因古木密集而得名,山高坡陡,雾大潮湿,自然条件十分恶劣。而给一营布置的这条路线,只有一条传说中的猎人小道,且并不具备行军条件。而更凶险的是,这条秘密穿插路线,正处在越军重火力密布的封锁线上。一旦被发现,不仅突袭暴露,一营近六百名官兵也将被越军炮火覆盖,陷入绝境。

于是,向坤山对这一作战计划,提出了自己的担心。然而他的意见不但没有得到重视,领导还只给了三个小时的穿插时间。这让久经沙场的向坤山如遭雷击。

“我当时头就有点炸,冒汗了,完全不可能,最少得六个小时,有保证的情况下要九个小时。最后一营的指战员,也提出来这个时间有点紧,领导就说,四小时够不够?行了!给你四个小时!就这样定了!”

四个小时内,从越军的枪口下,秘密穿插7.5公里的原始森林。在向坤山和一营官兵看来,这近乎于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但于此同时他们也知道,军令如山,作为军人他们只能服从。

向坤山(左二)和战友们在一起

“都感觉到这个穿插有困难,有问题, 能不能穿插到位,都是打着个问号的。”

陈晓楠:“那如果穿插不到位对你意味着什么呢?”

“辞职,判刑,枪毙。后果不堪想象。”

陈晓楠:“当时最后你们还有再去争取吗?

“首长已经定了的东西,你再想改变,不太可能。说的不好听的一句话,就是听天由命吧。”

“两小时”

即将率领一营近六百名官兵走上战场,但向坤山却感觉一切似乎都不由自己掌控。他斜靠在营地的土坎上,睡了过去。十几分钟过后,当他睁开眼的那一瞬间,向坤山突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。这个决定,改变了他的一生,但同时也改变了很多一营官兵的命运。

“就像是做了一场梦,好像是有人在提醒我,向坤山啊,向坤山啊,你带着一营能不能完成任务啊?好像就是在耳边就是响这个声音。反正你也得死,也要受处分。最后醒了以后,决定提前两小时出发!”

开战前,一营秘密召开了排以上干部会议。在作战室里,向坤山宣布了自己的决定——提前两个小时出发。向坤山明白,他的这个决定,一旦暴露了老山主攻团的作战意图,造成部队较大损失,他将构成战时违抗命令罪,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。

向坤山(右一)与战友讨论作战路线

“我给每个人递了一支大重九的烟,说一旦出了问题,我向坤山一个人负责。我那个警卫员华云峰。我跟他说,我私下提前两小时,如果说不出问题,全营高兴,我向坤山也高兴。假如说出了问题,第一个追责的是向坤山。他当时说,副团长你放心吧,万一出了问题,你儿子我给养着。”

1984年4月28日零时,比作战计划的出发时间提前两小时,一营成一字队形隐入了山岳丛林之中。由于缺乏丛林作战经验,虽然战前为防止战士在漆黑的丛林中掉队,每个战士都在钢盔的后面用荧光粉做了标记。但原始森林里的腐木腐枝,时间长了以后都成了荧光木。整片原始森林荧光闪烁,加之指北针在丛林中失效,大批官兵掉队,脱节的部队很快迷失在了黑暗的越南丛林之中。

“有几个战士掉到悬崖去了。有纪律规定,穿插途中凡是遇到障碍掉下悬崖,不准哭,喊,叫,救。你死了就死了,仗打完了,再来收你的尸体。因为哭,喊,叫,就要暴露目标。”

血腥的山谷

1984年4月28日凌晨5点56分,老山战役如期打响。中国军队的炮火按预定计划,向越军在老山上的多个高地实施压制射击。

尽管擅作主张提前两个小时出发,但向坤山战前担心的一幕还是发生了。

战斗打响时,向坤山所率的穿插部队,正处于越军两个营的防御结合部。很快,一营指挥所、二连、军工连全部被炮火覆盖。向坤山的钢盔被弹片划开了一个五公分的缺口。随营部穿插的军炮团观察员,被弹片击中当场身亡。二连伤亡50多人,指导员身负重伤,连长、副连长阵亡。一营的建制迅速被越军炮火打散,死伤无数。那条400米的穿插路线,成为了一条血腥的山谷。

战争结束后战士们打扫战场

“活着的战士见了我就哭, 他说连敌人都没见到。有一个战士腿、胳膊没了,炸飞了,血成了一沟。还有的战士衣服炸了以后,悬在树枝上挂着,有一些树枝里还有衣服的碎片。我们作为指挥员不能哭,眼泪只能往肚子里面流。嘴上安慰那些战士,我们马上派部队来抢救你们。”

根据战前命令,哪里有枪声哪里就是战场,一营官兵们只能循着枪炮声各自为战。虽未成功到达指定的穿插地点,但在向坤山的指挥下,一营主动改变作战方案,以惨痛的代价拿下了沿途的1072高地。

经过两天的鏖战,1984年4月29号下午,中国军队收复了老山。老山战役,攻克主峰的老山主攻团,功不可没。然而,作为副团长的向坤山,由于所率部队伤亡惨重,加之违抗军令,擅自提前两小时出发,被迫接受隔离审查。罪名是故意违抗作战命令,“贪生怕死”。

“作为一个军人来说,说他贪生怕死。这是最忌讳的了,最不该听的一句话了。况且我不是那样,你为什么说我是贪生怕死!”

陈晓楠:作为一个军人来说这是一个最大的耻辱。

“是的,不仅是我一个人的荣辱问题,还包括我的家庭,我的妻子,还有今后我的孩子呢。”

陈晓楠:如果你不提前两个小时呢?

“现在从实战结果的印证看来,如果不提前两小时,我们一营就惨了。”

陈晓楠:所以对您来说,这两个选择都是两个巨大的风险。

“对,就是赌博,打仗就是赌博,拿生命赌博。说得大一点,就是拿着我们的战士来赌博。因为冲锋陷阵的是我们的战士。”

在军区调查组在反复调查后,最终给予向坤山撤职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。随后,他转入地方工作。此后的28年,与很多有老山情结的老兵不同,向坤山一直也没有再去过那片曾经的战场。在他心里,老山是一片永远的伤心之地。

战后老山

晓 结

2014年,老山战役28周年的日子,向坤山第一次重返战场。此时他早已两鬓斑白。面对长眠在南疆的战友,向坤山仿佛又看到了那条血腥的山谷。那400米永远也无法穿越的距离,那改变了他和很多一营官兵命运的两小时,一遍又一遍地在他的脑海不停闪现。

本文系晓世团队原创 | 转载请留言

伟哥的作用

西地那非持续时间

枸椽酸盐西地那非

伟哥多少钱啊_伟哥多少钱一粒哪里有卖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