樟树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英超

审美的界限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5:31:51

审美的界限

很抱歉我有段时间没更新公号了,并没有偷懒,而是在抓紧时间写童话,我迫切地想写出自己喜欢的故事,这比解释别人的作品或转达他人的思想更让我激动。我觉得述而不作是没出息的,人好不容易活一生,总要讲自己的话,编自己的故事,追思自己的年华,不管生活多么普通、多么低微,老天爷既然给了1颗脑袋1张嘴,就要思考和说话。这跟水平没关系,跟尊严有关系。我这一年多所写的文章归拢来可统称为“述”,书评啊、诗评啊,包括专门跟领导过不去的散杂文都是在解释他人的作品、阐释别人的思想。这以后我想花更多的时间来写自己的作品,我要由“述”往“作”的方向去努力。所以公号更新会变慢,但我尽力每一次更新都言之有物,可以少,但不可以水。

今天讨论一下审美的界限。前两天写了一个关于审美无用的文章,最后说到“一个爱读托尔斯泰的人不会轻易砍掉别人的脑袋,一个爱读李商隐的人很难冲上街头打砸抢”,有一名朋友留言说,那为何好多纳粹军官都是很有艺术修养的人呢?不仅是纳粹,很多破坏力极大的历史人物居然会有“诗人气质”,还有一个专门的词来形容这类气质,叫做“革命的浪漫主义情怀”,这类情怀在领袖身上经常发作。

首先我认为这些人不是真的欣赏水平高,只是不能把他们等同于人民群众。一个人如果真的有很高的欣赏能力,他基本上是孤独的,是不喜欢与人为伍的,并且对干大事很不起劲。审美水平越高的人仿佛越是带有浓厚的忧郁气质,在这种气质的作用下,他的力气只够用来活下去或者创造非常个人化的作品,他对他人没兴趣,根本没心思改造社会。乃至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抑郁症和社交恐惧症。那些能够拿起刀斧冲上街头的不是文盲就是半吊子,只有半吊子才会对自己有爆棚的自信心。为了预防他们爆棚的自信心,我觉得很有必要为审美划定牢笼,我们常说要把权力关在笼子里,我觉得还需要把审美关在笼子里。

首先必须说清楚,我所谓的审美的“牢笼”,不是指要辨别“鲜花”和“毒草”,不是对被欣赏的内容划界限,天地之间没有不可欣赏的东西,不管看起来是何等的平庸、腌臜,这些平庸腌臜的东西往往是人性的体现,因为人本来就有一副藏污纳垢的皮囊。梁惠王写的《户口本》有好多乡下人猥琐的生活细节,但这样的小说读下来却感觉非常的美,粗粝的生活之下,有一颗干净敏感的少年人的心,这一种对比让人悲悯、让人动容。甚至包括暴力,也不能说暴力就不美,赤丸杀公吏,白刃报私仇,非常暴力,但一股豪侠之气油然而生。这些平庸的、猥琐的、暴力血腥的东西都可以成为审美的对象,这跟“道在屎溺”是一个道理。

所以对审美的限定不在于它的内容,而在于它的形式。需要规定的不是“审甚么”,而是“怎样审”。说白了一句话,你怎么审美都不能伤害到他人的基本权利,不能危害他人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。如果这样讲太笼统,那么以下是我想到的几条比较明显的界限:

其一,审美是个体的,不是群体的。

其二,审美是自主的,是不可以强制的。

其三,审美是无用的,尤其不可以用来改造社会。

有这三条界线,我想再怎么审美也不会闯出大祸来。

为什么我们经常讲“知音难觅”?因为真正的审美常常只局限于单个人的心灵之中,一首诗对你的影响和对我的影响是不同的,一千个人读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一样的东西,传递到每一个人心里的波纹和涟漪是不重合的。如果你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人,他对一首诗的理解跟你一样,对一段旋律、一幅绘画的感受跟你一样,这类堆叠的范围越大,你对他的喜爱一定越深。即使如此,要做到百分百堆叠仍是不可能的。

差异是我们天然的属性,老天爷1早就规定好,这一个和那一个是不同的,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。既然如此,作为人最高级的活动之一,审美,怎样可能是雷同的呢?怎么可能所有人都一样呢?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时代,所有人喜欢一样的色彩,穿一样的衣服,剪同样的发型,看一样的书和电影,那么这一定是最丑陋的时代,它所欣赏的一定是最丑陋的东西。虽然差异不一定就是美,但当差异不存在的时候,美必定死亡。

我们喜欢某些作品,不喜欢另外一些,这跟喜欢一个人一样,是没办法强迫的。由于说到底审美是情绪情感的连接而不是理性逻辑的连接。理性可以要求你去跟一个有钱的男人结婚,但情感未必会真的爱上他,除非他有某些细小的地方恰到好处地捕获你的心灵。婚姻可以强制,爱是不可以的。审美也同样,它排斥一切强制,甚至可以说,强迫是终止审美的快捷键,人是不可能在强制中享受美的。

正常情况下,这个人和那个人的审美趣味肯定是不同的,那为何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我妈妈和你妈妈穿着同样的衣服,梳着同样的辫子,扭着同样的秧歌呢?这就是强迫的结果。由于不穿那样的衣服你没有别的衣服可穿,不跳那样的舞你会被别人视为消极落后份子。稍有爱打扮的姑娘会被人斜视。我妈妈现在还常常说起当年村子里的某个女人很“妖怪”,要漂亮、爱打扮对她来说曾经是一种相当卑劣的品行。

强制是对美的仇视,由于总有些心灵,他的丰富、他的广阔远远超过规定选项。打个比方,如果你只有白菜可以吃就不能说自己喜欢吃白菜,一定要吃过鸡鸭鱼肉之后还是喜欢白菜,才可以这么说。而规定只准吃白菜的人一定会敌视鸡鸭鱼肉,他一定会说那些动物是丑陋的,是邋遢的。对美的仇视说到底是对自由的敌视。

最后我想把“知音”和“同志”做一个辨别,这两个词有很多相同的地方,都关乎到人内心最根本的一些追求,但是在我看来却有天壤之别。我们会通过审美的共同点去寻觅“知音”,会通过理想的共同点去寻找“同志”,前者是感性的联系,后者是理性的联系,前者完全无用,后者太有用了。知音是没有目标的,是当下此刻的,两个人在彼此了解、心照不宣的过程中就可以获得愉悦和满足。而同志是有目标的,而且这个目标往往跟改造社会有关系,同志在一起是要有所作为的,来自大江南北,为同一个目标聚到一起。同志跟“未来”、“建设”、“目标”、“理想”这些大词有很大的关系,对我来讲,这些大词都不是什么好词,要特别警惕,一个不小心人就变为通往未来的实验品。而知音则完全没有这些宏大叙事的副作用,只是类似的心灵在人世间漫游,一起经历、一起欣赏这个世界而已。

苹果码,谢谢!请告诉我你是谁!

枸椽酸西地那非片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产品说明

印度神油30分钟

相关推荐